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网江苏 > 南京 > 关注南京 >正文

春节自救指南? 没唱的那么容易!

来源: 现代快报   作者:  2017-01-22 07:02:21

  闭上眼睛,塞住耳朵,但是亲人的“关怀”是挡不住的CFP供图

  上海彩虹合唱团一曲《春节自救指南》唱出了年轻人的心声

  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上海彩虹合唱团在自媒体平台发布了一首《春节自救指南》,数小时之内,刷爆微信朋友圈、微博,在音乐视频网站上的点击量也有数十万之多,迅速成为新年第一“神曲”,甚至有网友建议该曲应该上春晚。

  “还知道回来呀”“找对象了没有”“每月工资多少”,回家过年,被长辈和亲戚一轮一轮地“逼问”的场景,戳中了众多青年男女的痛点。不是每一个年轻人都善于与长辈沟通,而长辈可能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问题会给年轻人带来伤害。

  《春节自救指南》用音乐的形式表现出了两辈人面临的现状,上一辈人希望子女能够早日成家立业,年轻人则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追求,两辈人的矛盾放到春节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则更加突出。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王冬艳

  《春节自救指南》

  唱出年轻男女的心声

  与彩虹合唱团的另外一首歌《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一样,《春节自救指南》气势恢宏,由叙事而抒情,层层递进,描述了一个典型的在城市工作的青年,春节回家被家人与亲戚逼问的故事。回到家后,七姑问你找对象了没,二叔想知道你一个月工资有多少,大舅说他要是你就不出国!大姨则怀疑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春节回家,不仅有七姑八姨的逼问,还有与亲戚朋友别人家孩子的比较。大姨儿子日本读完研究生,娶妻生子,还考上了公务员。土豪老王的儿子小王刚刚A轮融资,门前十三辆路虎。

  面对亲人们的逼问和不理解,主人公一开始还试图争辩,但最后只能无奈搪塞。亲朋好友,南腔北调,操着上海话、四川话、东北话的大舅、二叔等一一登场。7分钟的《春节自救指南》唱出了各地年轻男女的心声。

  彩虹合唱团指挥、词曲作者金承志说,这首歌就是自己“前半生的苦难”的写照。之所以要在春节期间创作这样一首歌,是因为看到身边的青年人大多不知道该如何与自己的父母长辈沟通,而他希望用这样一首歌曲来调节两辈人之间的代沟。

  对于父辈的逼问

  除了敷衍,还需表达自己

  年轻人面对来自父辈的过度关心,大多是厌烦。《春节自救指南》也并不是第一次戳中他们的痛点。去年春节期间,网红Papi酱就曾在网络短视频《马上就要过春节了,你准备好了吗》中,调侃了那些好久不见的亲戚,为了找话题聊天,偏偏要在过年期间问一些让你无力招架的问题,对你的学习、工作、婚姻进行“指导”。在视频的后半段,Papi酱也针对给人“闹心”的亲戚,提出了相应的噎死人不偿命的反击策略。

  不过,在金承志看来,无论是消极抵抗还是主动反击,效果都不会太好。消极抵抗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在过喜庆的日子里主动反击反而会激化矛盾,让本来就缺少沟通的两辈人更加不能理解彼此。

  年轻人害怕“逼供式”的提问,而有些家长可能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带有伤害性,因为不是每个年轻人,都善于和年长的人沟通。《春节自救指南》的出现,恰好唱出了他们的心声,给了他们向长辈表达自己所追求的生活方式的机会。

  “怎么会放弃我的理想,变成我最讨厌的模样。各位亲爱的家人,我有我自己的人生,对不起!”“老王,谁要跟你去攀比,前程自己去拼才有意义,收起我们的分歧,团圆才是我们的话题,搓麻将到天明,大海参吃了没,棉毛裤穿上了没,春节自救不仅靠智慧,还需要爱常相随。”亲戚朋友层层逼问过后,歌曲中的主人公最后选择勇敢地表达自己。

  对于《春节自救指南》是否对每个人都有效,金承志说这就无法保证了。就连他自己都面临着家里的催婚,春节期间要从上海回温州过年,爷爷快80岁了,想要早点抱上曾孙子,只要金承志回家,就肯定会被老人家催着结婚。

  亲戚问你有没有对象

  《春节返乡一本通》:有

  如果说《春节自救指南》只具有指导意义,那么知乎周刊第二十六期的《春节返乡一本通》则是一本完整的正确打开春节的攻略。《春节返乡一本通》中凝结了众多网友多年回家过年的智慧,从如何为父母长辈挑选礼物,见女朋友的家长该注意什么,到劝父母不要买保健品,春节酒桌上该如何防止被劝酒等都有应对方案。

  对于如何应对亲戚的“逼问”,《春节返乡一本通》中也做了详细说明,各种常见问题都有应对之法。如果有亲戚问你是否有对象?最佳答案是无论有没有都要回答说,有。“没啥问题今年就结婚,日子选定了,人不错,跟我一个地方上班,收入相差不多,长得也不错。其他的还没想呢,您也知道计划那么多啥用都没有不是?”如果明年再被问,顶多说不合适换了一个。知乎的网友友情提醒,千万不要说没有,否则将后患无穷,因为紧接着的就是一连串为什么还没有对象的逼问。

  工资多少?对于春节必问清单上排名第二的问题,知乎的网友也票选出了最佳的答案。“勉勉强强够花得了呗,一年到头多少能存点,在外面混不容易啊!”那些看着自己长大的舅啊姨啊姑啊大爷啊,跟他们多说两句话是应该的,毕竟他们才是真正关心你的人。

  除了成功经验,《春节返乡一本通》也提供了沟通失败的案例,想要与长辈多聊几句,如何掌握分寸也是一门学问。在与长辈交流中,也要尊重对方,考虑到对方的接受程度。委婉地处理问题,不等于思想上的委曲求全,反而能达到沟通的效果。

  南京

  “他们总怀疑写作养活不了人”

  在南京写网络小说的张超凡最害怕家里的亲戚问他的工作,尤其是春节期间,因为这是他难得的休息时光,他想好好陪陪父母。头几年,张超凡也会把自己的职业告诉亲戚,但紧接着就会被问,“以后有什么打算?”“这个工作是不是不好找对象?”“怎么不换一个工作?”亲戚们觉得写网络小说这个工作不稳定。

  大二的时候,张超凡就开始写小说了,至今已有6年的时间,在起点、17K等网站都发表过作品,勉强能称为网络作家里的“小神”。

  “靠在网上写小说养活自己,确实比较难。”张超凡说,年入百万、千万的网络作家毕竟是少数,大神们写书不仅有分成,如果作品被改编成网游、影视剧,收入更是不菲,但更多的网络写手还挣扎在温饱线上。

  为了写网络小说,张超凡至今单身,他说自己几乎没有谈过恋爱,因为没有时间谈恋爱。一部作品签约后,要保证每日至少三千字的更新才能积攒足够的人气,如果更新过慢,或者断更,读者很快就会流失。

  张超凡还有一个姐姐,已经出嫁多年,外甥女都已经开始读小学了,平时都是姐姐照顾父母。去年母亲生病后,张超凡也想过要放弃写作。回到老家连云港,他在父亲介绍的建筑工地干过一段时间的采购工作,但最终又回到了网络写作。在那一段暂别写作的日子里,张超凡向一位自己暗恋多年的女生告白了,并且与心仪的女生相处了一段时间。“她说我对待她的方式是梦幻式的、小说式的,并不真实,所以拒绝了我。”张超凡说,这可能与自己长期从事写作有关,除了应付编辑催稿,平时都是一个人构思写作,缺少与人交往的经验。

  不过,对于当初选择的职业,张超凡并没有后悔。他最近正在连载一篇仙侠类型的小说,希望自己能创作出热门的IP作品,用成功来证明自己。

  上海

  “我们每次谈话总是不欢而散”

  “春节回家,我与父亲、叔叔都会在饭桌上交流,但每次谈话,总感觉是不欢而散。”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每次父亲或者叔叔挑起一个话题,陈伟民总是下意识地去找他们话里的漏洞。

  父亲说北上广不好,适宜生活的还是二三线城市,陈伟民就一定会回击说实现梦想更重要。叔叔说,成家立业,重要的还是要攒首付买房子,陈伟民就一定会反唇相讥,说一个人的潜力不能被房子限制住。“在与父辈沟通上,我就是个反面例子。”几年前,父亲要陈伟民保研,陈伟民觉得本专业没有意思,执意要从建筑专业换到新闻专业,考上海高校的研究生。“我知道家里的长辈是为我好,但我觉得自己是对的,上一辈人的看法都已经过时了,因此总想说服他们。”

  陈伟民现在在上海的一家自媒体创业公司工作,主要负责短视频的策划和编导。工作,成为了他与父辈间交流的一项重要“议题”。“其实我觉得自媒体创业还有一定的窗口期,年轻的时候不拼一把,以后肯定会后悔。”陈伟民对自媒体的乐观态度,并没有改变父辈对创业公司的看法,他们更希望陈伟民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他们肯定又要提让我年后换一份工作。”陈伟民说,这次他打算和父亲还有叔叔好好谈一次。

  北京

  “最怕被亲戚问打算在哪发展”

  在北京工作了两年的王宁,准备带上自己的宠物泰迪狗——小黑·布莱克一起回河北老家过年。

  年货提前在网上买好直接寄到了家里,省去了大包小包的麻烦。因为宠物不能带上高铁,王宁决定找人拼车回家。养宠物这件事,一开始母亲是不同意的。“我妈说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要去照顾一只狗。”

  对于回家过年,王宁也有自己的顾虑,因为每次回家她都要考虑一次自己的未来。最害怕被亲戚朋友问以后打算在哪个城市生活,是留在北京还是回老家发展?

  “这是一个让人很纠结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王宁说,她不想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生活,因为生活成本太高,但现阶段又离不开北京,因为对于一位软件工程师来说,技术是很重要的,只有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才能有合适的岗位和不错的薪资。王宁和男朋友在离单位不远的地方租赁一间带阳台和独立卫生间的主卧,和房东住在一起。

  房东阿姨时不时会给王宁一些建议,比如买房要趁早,要不将来钱都缩水了。面对高涨的房价,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可能都会生出一种无力感。“工作了几年的同事都在盘算什么时候离开北京,我刚工作不久,再等等吧!”。近期,王宁打算好好工作,从工作中获取乐趣,也寻找一些成就感。

  对于在外地工作的年轻人,让父母安心的最好方式,就是多与他们沟通,这样才能获得父母的理解与支持。“因为保持沟通使得你们的生活之间存在着部分的交集,父母更容易理解你产生各种想法的原因。”不过在这一点上,王宁自己做得也并不好,忙起来,就经常会忘记联系父母。

  贵阳

  “家里为我准备了三个相亲对象”

  在朋友眼中,李颖的条件很好。长得甜美,工作也不错,在贵阳市一所私立国际学校当老师,虽然不在编制,但收入稳定,每个月工资到手有5000多元。比起师范院校毕业的同届同学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不过,刚毕业工作一年的李颖也不是事事顺心,学校已经放寒假了,家里催她早点回安顺老家过年,她却以学校还有事没处理好为由,一直拖着没回家。其实,原因很简单,家里给她准备了三个相亲对象,就等着她回去安排见面。“烦,暂时不想谈恋爱。”李颖说自己目前不想考虑这个问题。家里人得知后急了,轮番来劝,结婚可以往后放一放,但至少和介绍的对象见个面,先相处着看看,连爷爷都说,24周岁已经不小了,应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李颖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几个月前她刚刚结束了一段恋爱关系。前男友跟她同届毕业,两年多相处下来,也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可是前男友想去深圳发展,他希望李颖也一起去深圳。“他说,如果我让他留在贵州,他就不去深圳。”李颖说,这种让女孩子来做决定的做法,很不成熟。“如果他留下来,但是在贵州发展得不好,我们的感情在未来还是会受到影响。”考虑到现实问题,李颖最终选择和男朋友分手。

  母亲通过微信发给李颖三个相亲对象的资料。“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李颖说,她希望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能够成熟稳重一点,双方最好是在相互了解的情况下开展一段恋爱关系。而通过相亲来找另一半,对她来说则是下策。李颖也知道,自己与家人产生分歧的原因就是彼此缺少沟通,有些想法觉得没有必要对长辈说,反而让他们对自己更加担心。

  “肯定要回家过年,但是相亲还是无法接受。”李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她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先把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告诉自己的父母,希望家里的长辈能够给她多一些的空间。

标签:

责任编辑:李旸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