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常州大家"少将史水洲:三代领导人都发过任命
2013-02-26 11:17:06
来源:中国江苏网
【字号:  】【打印【纠错】

  中国江苏网讯 在那条幽静而富有人文气息的小街上,你可能会偶尔遇见一位散步的老人,和南京城里常见的那些退休老工人一样,衣着朴实且笑容憨厚。

  你一定不会想到,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是曾掌管过一个大战区后勤保障的将军——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史水洲。

  除了一些报春的花儿,屋里的陈设极其简陋。史水洲将军热情招呼着家乡的记者,一口非常地道的溧阳口音,“我和老伴都是溧阳人,我们在家都说溧阳话。”

  因家境贫寒,小学换了3次

  溧阳西北部的上兴镇刘庄,一个绿树掩映的江南小村。1938年,史水洲就出生在这里,“按辈份,我是汉‘溧阳侯’59世孙。”

  孩童时期,虽然十分喜爱读书,但由于社会动荡不安,再加上家境贫困,史水洲的求学生涯一开始就很不顺利:“上沛小学、蒋笪里小学、炼庄小学……几年中,因为交不起伙食费,学学停停,陆续换了3所学校。”期间,“还在家做了3年‘小放牛’。”史水洲到现在还记得,炼庄离家16里路,年幼的他每天都是来回步行,“上学途中有座高高的拦水坝,每次都战战兢兢几乎是爬过那破败的木制水闸。”

  1954年,江南发大水。就在这年,史水洲小学毕业了。“家里人借来一条小船,在洪波中飘摇,到城里去参加县立溧阳中学的招生考试。”那时,由于母亲生病,家里的状况已经到了贫困的最底限。即便如此,家里仍以哥哥和妹妹放弃读书机会为代价,全力支撑史水洲顺利完成学业。

  “能在安定的环境中读书求学,当然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因此,在校期间,史水洲十分珍惜读书机会,非常勤奋好学,各门成绩优异,曾多次得到学校的表彰和老师、同学们的好评,并于1955年加入了共青团。

  1958年1月,20岁的史水洲应征入伍,来到浙江金华,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军某炮兵团的一名普通士兵。这是一支在上甘岭打出过我军威风的英雄部队,刚从朝鲜战场回国没几年。

  自小在农村贫民家长大的史水洲,从来不怕苦和累,他很快就适应了部队高强度的正规化训练。为尽快掌握好军事技术,他认真刻苦地按操作规范反复演练每个战术动作,进步很快,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荣立了三等功。当兵第三年就入党、提干,被授予少尉军衔。

  45岁成了高级将领

  虽然只是初中毕业生,但在那个年代,史水洲已经算是部队里不多见的知识分子了。“许多在战场上勇敢厮杀的官兵都不识字。”这时候,粗通文墨的史水洲最忙碌的一件事,就是为战友们读信、代写家书。

  史水洲先后在炮兵团担任过排长、营部书记、团政治处秘书、组织干事等职。1964年,史水洲调到师里任政治部组织干事。

  不久,才20多岁的史水洲就担任了师属独立营政委,这是他第一次担任基层主官。“担任基层主官,对我的锻炼非常大。”闻名全军的“爱兵模范王克勤”就出在史水洲所在部队。刘伯承曾在王克勤牺牲后激动地说:“蒋介石一个旅也换不来我一个王克勤。”延安《解放日报》也曾发表社论《普遍开展王克勤运动》,称赞王克勤“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创造了新的光荣的范例”。

  “思想互助、生活互助、技术互助”……担任营政委后,王克勤的“三大互助”带兵经,很自然地成为史水洲效仿的典范。一直到后来担任了高级将领,史水洲仍然保持着最初的带兵习惯。史水洲记得,他曾带部队驻扎在安徽巢县的白湖农场,整整5年,和战士们一边种水稻搞生产,一边抓军事训练,条件极其艰苦,没有热水洗澡,就用毛巾沾湿了“干洗”。“但官兵们的情绪非常好,士气并没有因为条件的恶劣而有丝毫低落。”

  1974年,年近36岁的史水洲担任了12军34师副政委。12军是战将如云的老部队,曾经涌现过王近山、李德生、肖永银、官俊亭、成冲霄等一大批将星,而34师除了有王克勤这样的英模,还诞生过大练兵时代风靡全军的“郭兴福训练法”。和史水洲搭档的,都是些老红军、老八路,“是他们的言传身教和传帮带,让我迅速成熟老练起来。

  1983年,从国防大学深造回来的12军政治部主任史水洲,被任命为12军副政委,时年45岁,就此成为我军一名年轻的高级将领。1985年,军队编成建制改革后,史水洲继续担任新组建的第12集团军副政委兼纪委书记。

  1990年,时任军委主席江泽民颁发命令,任命史水洲为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

  在新中国的将领中,史水洲是罕见的有党的三代领导人颁发过任命书的:担任师副政委,是毛泽东签发的任命书;走上副军级领导岗位,是邓小平签发的任命书。

  跑遍全战区所属基层单位

  在野战部队工作了30多年,一下子调到大军区机关,史水洲说:“必须一切从头学起,既往的经验得适应全局工作的变化。”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史水洲对记者说,战争是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上进行的,离不开后勤的保障。随着军事科学技术的发展,军队现代化程度越高,对后勤的依赖性越大,后勤的地位和作用就越重要。

  “过去在野战部队工作时,眼睛只要盯着我那一块,现在却是千头万绪、门类繁多。”史水洲向记者介绍说,军事后勤必须筹划和运用人力、物力、财力、技术,从物资经费、医疗救护、交通运输、装备维修、基建营房等许多方面,保障军事建设和作战需要。史水洲说:“战略后勤、战役后勤、战术后勤,少了哪一样,部队都‘玩不转’。”刘伯承元帅曾形象地比喻:“军队后勤有如大树,战略后勤如同树干,是不动的;战役后勤有如树枝,是半动的;战术后勤有如树叶,是全动的。”后勤工作之辛苦,非一般人所能想象。史水洲告诉记者,他的老领导——原12军老军长成冲霄,就是后来在南京军区后勤部部长任上把身体累垮的。

  史水洲到任时,恰逢大军区合并之后全军后勤保障方式变革最活跃的时期。南京军区和福州军区合并后,全战区的后勤保障任务涉及五省一市、200多个团级单位,一些仓库、基地以及军工生产单位,都地处大山深处。

  “怎么办?坐在办公室里是不可能了解情况的。”史水洲在12军工作那么多年,养成了下基层的习惯。“能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最终还是要靠两条腿。”几年中,史水洲跑遍了全战区后勤所属几乎每一个团级单位,有的单位甚至去过不止一次两次。

  “各个单位的专业特点不一、人员结构各异、面临的困难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五花八门。”但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史水洲都“凭着一个公道正派的原则去处理、解决问题。”有些山沟里的基层单位,随军家属无法安置工作、孩子读书问题无法解决,史水洲在这些事情上花了很大功夫,主动加强与地方的协调,在就近城市建立集中安置点,安排孩子们能和地方孩子一起受到良好的教育……“只有军心稳了,部队才会有战斗力啊。”7年中,史水洲的足迹遍及东海之滨、大别山深处。

  其后,史水洲将军又调任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直至退出领导岗位。在一份个人总结中,史水洲写道:“我在数十年的部队生涯中,虽然平平常常,谈不上有什么辉煌的业绩,但……尽了一个军人应尽的义务。”

  如此平实,却又寓意丰富。在史水洲眼里:军人,应该是最坚强的人,也是最具性情的人。

  本报记者 沈向阳 凌宪松

  人物简介

  史水洲 1938年生,溧阳市上兴镇刘庄人。

  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6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年1月参加工作。国防大学毕业。少将军衔。1958年1月参军入伍,历任12军34师某炮兵团战士、排长、营部书记、团政治处秘书、组织干事。1964年任34师政治部组织干事、师属独立营政委。1972年任团政治处主任、副政委。1974年任12军师副政委。1978年入国防大学深造,任12军政治部主任。1983年任12军副政委。1985年任12集团军副政委兼纪委书记。1990年任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1997年-2001年当选为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委员。2001年8月退休。第8届全国人大代表。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作者:  编辑:贾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