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苏网天气  |  新闻热线:(86)025-84737000
不买墓地因今后没人扫墓 近千失独家庭之痛谁人知
2012-05-23 09:52:57 来源:无锡新传媒网 江南晚报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复制链接
  中国江苏网5月23日讯 孩子永远地走了,也许事发一瞬间,可留给亲人的却是无尽的痛苦,更别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昨天记者从市人口和计生委了解到,有调查显示,无锡现有近千户居民家中痛失独生子女,一批中老年父母们因此承受着各自的不幸。“失去了唯一的孩子,我们的希望在哪里?”采访中,不少失独父母感叹:有一天年老体弱,又有谁来陪伴左右,为他们养老,让他们有尊严地离去?

  “今后谁走得早、就是谁有福气”

  “这是我们的儿子,这就是他的一生,你看他多帅气。”15年前的中秋夜,在一个合家团圆的日子,朱老夫妇永远失去了23岁的独生儿子。从此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会把儿子从小到大的照片带在身边。在两位老人租住的房子里,记者看到一个装裱好的镜框,他们的儿子从满月、上小学、18岁成人以及到23岁工作以后的照片,一一整齐排列其中。

  老朱说,儿子长得精神,个头将近一米八,当时在饭店做保安。出事那天,他上夜班,吃过晚饭就赶回了单位。没想到半夜值班的时候电梯发生了故障,他儿子不幸从18层掉了下去,从此与父母阴阳两隔。“听到噩耗,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真的没有办法接受,眼泪都哭干了。”老伴蒋阿姨说,当时他们还在筹划着给儿子办婚事呢,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多少年来,每每看到同龄人带着孩子在外面玩,我们就会想到自己的儿子。如果他还在的话,那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孙子,现在孙辈也应该上小学了。”虽然已经整整过去了15年,悲伤却远不曾离去,两位老人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眼里盈满泪水。回忆太痛苦了,两位老人只在每年的春节、清明节,以自己的方式来怀念儿子,叫儿子回家吃饭、给儿子上香。“现在我们给他扫墓,可是等有一天我们百年之后,谁又来为我们祭扫呢?”蒋阿姨无助地问道。

  老朱说,儿子从19岁就开始走上社会,学开车、学西点、做保安,干过很多工作,人很聪明、很要强,当时已经是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儿子,他们失去了生活的希望,也失去了唯一的依靠。“我们自己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无力去领养一个孩子。”为了生存,老夫妇俩不得不拖着带病的身体外出打工,洗衣、带孩子、洗碗,只要人家愿意要,什么活都干,领养孩子的事情他们都没敢去想。

  两年前,他们正式办理了退休,两个人的养老金总数仅2000多元,经济上比原来要好些了,可是现在租房子每月要花掉将近一半的收入。老两口身体有病,还要侍候94岁的老母亲。老朱今年62岁了,老伴也60岁了,精神上不仅没有小辈的安慰,还要在外租房居住。他们从不对外人说起自己的痛苦,遇到难事也是自己克服。“对今后的日子,我们都不敢想,过一天算一天吧。现在还能动弹,今后年纪大了,不能动了,又能指靠谁呢。”老朱苦笑着说,今后他和老伴谁走得早就是谁有福气,剩下的一人只有去养老院了。

  “不用买墓地了,今后没人扫墓”

  19年前,还不到20岁的儿子患肺癌离开了人世;今年2月份,唯一的亲人丈夫患肝癌又撒手人寰。孙蒋新村61岁的赵梅亮现在孤零零地住在家里,中年时饱受丧子之痛,老年了又经受丧夫之痛,家对于她来说再也没有温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1993年6月12日,对于赵女士来说是一生都无法忘却的日子,19岁的儿子小宋因患肺癌永远离开了他们。“那一段时间我都快疯了,什么都不想要了,当时家里恰逢拆迁要暂时租房,但人家知道了我们的孩子没了,也不愿意租房给我们。”回忆起19年前的那一幕,赵女士不禁流下了泪水,那一段日子,夫妻俩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的。“那时我哭得泪都干了,一闭上眼睛全部是儿子,连做梦都是儿子。”直到现在,在赵女士的心里这个痛无法消失,想着如果儿子健在的话,应该是三代同堂了,别人像她这个年龄早就做奶奶了,而她永远没机会抱孙子了。

  儿子去世后,一次赵女士夫妇参加亲戚的寿宴。当大家开开心心喝着酒时,他们触景生情躲在角落里哭起来,两人只能提前离席。“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参加过各种喜宴,看着人家的孩子幸福结婚的场景,而自己的孩子却没了,这个心情有多难受啊。”赵女士说,别人都期盼着过年过节,而她却怕过节日。因为人家一过节,家里最热闹,而他们家永远都是那样冷清,越是这样的日子越会怀念儿子,心情也就越沉重。去年底,赵女士的丈夫出现肝腹水,后被确诊为肝癌晚期,赵女士服侍了丈夫好几个月。当年也是在这家医院,儿子住在肺科病房,而如今丈夫住在肝科病房,一到这里,赵女士又触景生情。今年2月初,丈夫离开了人世。“丈夫在医院里一直嘱咐我,不用再买墓地了,一方面我们也没有这个经济能力,另一方面,我们没子女,今后也没有人为我们扫墓。”赵女士丈夫的骨灰盒至今一直寄放在市殡仪馆。一想到这一点,赵女士就心酸,每年只能到殡仪馆去扫墓。已经3个多月了,赵女士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患有糖尿病的她也不敢轻易住院,一住院连陪的人都没有,请护工也请不起。

  失独家庭生活圈窄,更需情感关怀

  无锡市计生协会秘书长杨志坚说,到目前,全市失独家庭有近1000户。从2006年起,市计生部门就关注到这一人群,一方面从经济上帮助他们,每月失独父母有一定补助,另一方面计生部门工作人员与这些失独家庭结对,在情感上关心他们。“我们和他们结对后发现,他们这些家庭更需要的是情感关怀,他们的生活圈子很窄,很难走出失去独生子女的困境。”

  市计生协会的祈女士就是和赵梅亮家结对的,多年来,逢年过节,祈女士都会带上礼物看望赵女士一家,而赵女士也把祈女士看成了她的亲人。连丈夫患病的消息,赵女士也第一时间告诉了祈女士,之后,市计生协会还专程去医院看望赵女士的丈夫,并送上了救助金,令她特别感动。

  “不少失独家庭还向我们透露了对今后生活的担忧,有人建议将失独家长集中住在一起,大家相互照顾,各自把房子卖了,支付养老费用也未尝不可。”杨志坚告诉记者,摆在这些家庭面前的最现实的问题,是今后的养老问题,特别是像赵女士一样的人,年纪还不大就成了孤家寡人,而他们又无法向他人倾诉,如果这些同命相怜的人生活在一起或许能让他们生活得更好。正如一位失独市民所说,外人只能同情他们,是无法理解他们生活现状的,而只有和他们同命运的人,才会有共同语言,大家也能相互照顾。(记者吉可吴琼)
作者:  编辑:梅源
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2012-05-23 09:52

娱乐酷图